物理

机械自然观的合理性与局限性

运动构建了我们世界观的基础,是否仅仅只是因为我们是动物呢?

动物这种存在形式,决定了我们的神经系统的反应模式,或者说,我们的神经系统正是针对运动问题而适配构建出来的。因此这样一个神经系统所形成的世界观也是以运动为基础的。所以可以有一个合理的疑问:如果不以我们的感知方式,乃至生存方式作为世界观的模具的话,我们是否能基于最原始的存在感,来构造更本质的世界观?

抽象-是什么?

如果说“怎么办”在某种程度上,还是其他动物能够提出的问题,因为动物总是面临着需要给出运动策略的问题,那么,“是什么”就属于人类独有的问题了。

但是,“是什么”这个问题又是什么呢?

也就是说,当我们提到“什么什么的实质或真相是什么”的时候,于我们,意味着什么?

这里头有多个问题:

1,我们知道或不知道,是否影响被知道的东西;

2,如果不影响,那么我们知道意味着什么?

宇宙史-观测与推演

所谓宇宙史,本质是一个推演范畴:从我们的观测与实验出发,推演超出我们认知范围的事物。

 

抬头,首先看到的是各种发光或反光天体。

【测量】天体的视亮度(流量):我们的位置上每秒每平方米所接收到的总能量。Wm-2

 

【测量】天体到我们的距离。

宇宙演化框架里的神经科学与精神现象

首先,神经系统的构筑具有一个明显的目的,运动选择性。

任何选择性都蕴含的核心概念是,信息。

而信息的增加在宇宙演化史中具有核心的内涵。

宇宙膨胀的几何

经验基础:

  • 总是至少存在两点;
  • 两点之间观测归纳得到的经验:相对速度与间距成正比;
  •  

 

高能物理之历史(1)

从某一个角度上看到话,会发现我们人类身处这个宇宙的一个极端:
这个宇宙里面能量非常小的变化,对人类的生命自身具有极大的意义。所有的生命,特别是人类的大脑,都只能在极小的温度范围内,才能正常存活;而正是这极小的能量变化,在物质组成从分子到生物大分子、以至于细胞和生命体系的序列中,构造出整个宇宙最复杂的物质体系。
然后,当我们从自身存在所处的这个物理处境,一路采用越来越大的能量,往更大的能量变化的地域看过去,就看到了失去外层电子的离子,看到了原子核,看到了质子中子电子光子...同时,也看到了太阳系、黑洞、伽玛爆、银河系、本星系团、本超星系团、...一直到我们现在的物理学所能想象的能标极大处-普朗克能标,大概是10的19次方千兆电子伏特。

所以,从能量的意义上,人类自身的构造,其实处于宇宙的一个极端:能量变化极微而极精。
那么高能物理,就是人类使用或依靠越来越大的能量,撕裂出的宇宙景观。

Subscribe to 物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