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学

宇宙演化框架里的神经科学与精神现象

首先,神经系统的构筑具有一个明显的目的,运动选择性。

任何选择性都蕴含的核心概念是,信息。

而信息的增加在宇宙演化史中具有核心的内涵。

为什么我们的思维不是照相式?

所谓照相式,就是现象的全部呈现,可变的仅是照相所在时空层次的变化。照相式思维不需要逻辑,例如因果、否定等等都是多余的。

显然,人类的思维形式不是照相式的,而是不可或缺地需要通过逻辑来构造图景。所谓科学,就是我们运用逻辑来构建真实图景的行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文分级阅读(1)

王适

咏江滨梅

逻辑

要构成一个逻辑,先得要成立的要素是:基本事件。

所谓基本事件,其描述形态并不一律,可以是一句话,也可能是多句话,甚至仅仅是一个字词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逻辑同时考虑命题的逻辑和量词的逻辑。

为了统一地考虑各个逻辑层面,

 

 

 

 

策略-怎么办?

如果说回答“是什么”近似于定性,那么回答”怎么办”则近似于定量。

所谓定量,并非简单地数值化,而是一个可以不断进行的基于实例的抽象过程。这个过程我们大体已做到的四个阶段如下:

科学与外学

众所周知,科学的核心判别标准,在于:

  • 能够说明我们的稳定经验;
  • 能做出预测,预测必须是可验证的。

但其实,这个标准只是一个逻辑性质的要求,而不是对人类行为类别的一个划分,比方说,不能用它来清晰地划分,某个行为是科学行为,还是宗教行为,还是经济行为,还是政治行为,等等。实际上也就是说,科学,不是与宗教、经济、政治等等范畴可以并列的一个范畴,不是针对行为之内容所处的关于这个世界的某个领域划分,因此,我们可以说,科学行为的对象,是可以覆盖整个世界的,因此,我们可以说,有科学的经济,科学的政治,甚至,我们还可以说,有科学的宗教,科学的心理等等。

宇宙膨胀的几何

经验基础:

  • 总是至少存在两点;
  • 两点之间观测归纳得到的经验:相对速度与间距成正比;
  •  

 

高能物理之历史(1)

从某一个角度上看到话,会发现我们人类身处这个宇宙的一个极端:
这个宇宙里面能量非常小的变化,对人类的生命自身具有极大的意义。所有的生命,特别是人类的大脑,都只能在极小的温度范围内,才能正常存活;而正是这极小的能量变化,在物质组成从分子到生物大分子、以至于细胞和生命体系的序列中,构造出整个宇宙最复杂的物质体系。
然后,当我们从自身存在所处的这个物理处境,一路采用越来越大的能量,往更大的能量变化的地域看过去,就看到了失去外层电子的离子,看到了原子核,看到了质子中子电子光子...同时,也看到了太阳系、黑洞、伽玛爆、银河系、本星系团、本超星系团、...一直到我们现在的物理学所能想象的能标极大处-普朗克能标,大概是10的19次方千兆电子伏特。

所以,从能量的意义上,人类自身的构造,其实处于宇宙的一个极端:能量变化极微而极精。
那么高能物理,就是人类使用或依靠越来越大的能量,撕裂出的宇宙景观。

人类的知识-新心学的图景

人类历史最核心的部分,就是知识的积累。何谓知识?知识就是人类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递的经验。这个积累进程最早出现的分野,是一部分向内,另一部分向外。

所谓向内,是指考虑的真实主体,本身因为这种考虑而同时受到直接的真实作用。反之,所谓向外,就是指我们遂行这种考虑,实质就是在意识世界里构造一个对象,而这个意识对象单凭考虑本身,并不能对真实世界产生直接的真实作用。

Subscribe to 外学